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ggihfg的博客

健康养生

 
 
 

日志

 
 

引用 试论三国鼎立的关键战役  

2010-06-15 12:4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论三国鼎立的关键战役

—曹、刘汉中争夺战

 【内容提要】:战争是三国时期的重要主题,中国古代军事理论在三国时代得到了充分的实践,著名的三大战役丰富了中国古代军事理论的宝库,这是被历史公认的。而曹操与刘备的汉中争夺战是什么样子的,它在三国时起着什么作用,它的地位应如何评价?

本文将对曹、刘的汉中争夺战展开论述,并称之为“汉中战役”。本文认为:汉中战役是三国鼎立的关键战役,它表现出了与三大战役不同的特征,它与三大战役异曲同工,共同证明了“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与“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1)的中国古代军事理论的科学性。它在三国近百年的战争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历史地位不可忽视。

【关键词】:三国鼎立;曹操;刘备;汉中战役;作用;地位;讨论

提起三国,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战争。从黄巾起义到董卓之乱,再到三分鼎立,一直到西晋统一,战争始终是这一时期的主题。一个统一王朝的覆灭到另一个统一王朝的建立,进行了近百年的战争。血腥与人性共存,残忍与仁义同在,悲与喜的交加,衰败与振兴的较量,阴谋与智慧的合流,人民的灾难与英雄的逞能,时局的风云际会,在这一时期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

一部《三国志》记载了这段特殊的历史。一部《三国演义》把这宏阔的战争史实推演到了极致,它不仅艺术化地再现了这残酷而复杂的战争史,有血有肉地塑造了一系列智、能超群的典型形象,而且对事故的发生发展进行了串联及民俗化扩展,使三国的历史为普通民众所了解,使那些远去了的历史人物鲜活了起来,使那些不能谋面的面孔变得熟悉和亲切。

三国在中国军事斗争史中的地位显赫,尤其是以弱为强的三大战役,更是书写了战争的辉煌篇章。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值得纪念的战役,它们各有特色,对时局都起着一定的导向作用,如潼关之战、襄阳之战等,那么曹操与刘备的汉中之战又是怎么个样子,它是否算作一次特殊战役呢?如果算,它的特殊性又是怎么表现的,它在三国的历史上应具有何等地位,本文将逐步展开论述,不妥之处,在所难免。

一、问题的提出

本文是说三国时期的一次特殊战役,它有别于三国时期的其它战役,特别不同于三国时期的三大战役。这就是曹、刘的汉中争夺战。

三国时期的三大战役是“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它们都是以少胜多,以弱为强的著名战例,并且由于战场形势的变化而使整个时局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官渡之战”是曹操和袁绍的一次决胜较量,发生于200年,结局是曹胜袁败,此役为曹操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赤壁之战”的对抗方面是曹操与刘、孙联军。当曹操在基本统一北方的大好局面下,于208年率大军直逼荆、吴。其时,荆州的局势在当年又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刘表病逝,内部分化,接替刘表江山的小儿子刘琮降操,刘备南奔,曹操不战而得荆州。当此时,东吴鲁肃迎接刘备,刘备迅速与东吴结盟,联合抗曹,在赤壁大败曹军。这一幕非常迅捷,使得曹操一举灭刘,进而横扫江南的理想化为泡影。此役使孙权占据的江南保住了,刘备也夺得了荆州地面,为三分天下扎下了根基。“夷陵之战”是222年刘备为了夺回被东吴于219年袭取的荆州而与吴在夷陵的一次战役,其结果是刘备大败,蜀汉损失惨重,次年刘备死。它是继关羽丧失荆州后使蜀汉国力由彭胀到衰减的又一次裂变。

这三次大战,除了各自的特点而外,存在着许多共性因素,这些共性因素就是它们能够载入中国军事战争史中的著名战役的原因。其共性特点表现在:1、失败的一方都是战争的发动者、进攻者。2、弱小的一方取得了重大胜利。3、同仇敌忾,以逸待劳者胜。4、知已知彼者胜。5、善于分析形势、集中意见、缜密部署者胜。这些共性特征在赤壁战役表现得尤其突出,而赤壁之战又为三国鼎立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即:只有孙、刘的真诚合作才能抗衡强大的曹魏,唇齿相依才是自身存在的根本。

三大战役中的赤壁之战尤为重要,它使历史趋向发生了质的变化。此役使曹操一统天下的理想渐趋破灭,转而向三分鼎立的方面发展。不但江东孙权保住了地盘,而且刘备也摆脱了流离寄寓的境地,向着称雄争霸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孙权、刘备都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取得了共赢的效果。

然而,鼎立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利的形势不等于成功,不等于势均力敌,强弱的根本转化也不是一役而定的事。刘备仍然弱小,而且得到的荆州地面也是很难巩固的。说到这里,就要提起另一件事情,那就是“隆中对策”。

“隆中对策”是207年刘备三访隐卧荆州襄阳隆中的诸葛亮,诸葛亮给刘备谋划的摆脱困境,称霸天下的路线图。这个图谋建议刘备“跨有荆、益”(2),建国立业,待时机成熟后一统江山,恢复汉室。这是在赤壁之战的前一年。赤壁之战,孙、刘取胜,刘备夺得荆州大部,印证了“隆中对策”中的某些合理因素,而荆州是四衢之地,孤独难保,这就要求必须要地跨荆、益。214年,刘备取下西川,又一次证明了“隆中对策”的客观性因素很强,也显示了诸葛亮的智谋。而此时“跨有荆、益”还不完全。荆州的南阳和南郡之一部在曹操手中,益州的汉中郡在张鲁手中。在“隆中对策”中,荆州是一个整体概念,也就是当时刘表所治理的荆州,现在荆州的大部分在自己手里,算是基本拥有了荆州。而益州却是被分为两个部分来阐述的。诸葛亮说:“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214年,刘璋降于刘备,使益州的府库钱粮、贤臣良将归刘备所有,但张鲁却仍割据汉中,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汉中是益州的地盘,张鲁何去何从,刘备怎样才能得到汉中,这就涉及到215年曹操征汉中、降张鲁和218年至219年刘备与曹操的一次汉中争夺战。刘备与曹操的汉中争夺战,本文称之为“汉中战役”。

汉中,位于中国版图的中心,又恰在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秦淮一线的秦岭南麓。汉水东西穿越其间。汉中因汉水而得名,秦置汉中郡,地属益州。战国时,楚有汉中拒强秦,秦得汉中而凌楚。秦末的楚汉战争,高祖因之而成帝业,建立起雄伟的大汉王朝,它的地理战略位置在中国古代战争时特显突出。三国鼎立时,刘备曾与曹军在此酣战连年,驱逐曹军,称霸西南,使三国鼎立的局面得以确立,因而,此役是鼎立的关键战役。

二、战役的时局及背景

凡重要战役,都有它发生、发展的客观条件,都与时局及历史背景紧密相连。脱离时局谈战争,撇开背景论战役,则不能涉及要害,而陷于空洞的臆测,是站不稳脚根的。

那么,汉中战役的时局及条件又是什么呢?首先就要谈到一个大的背景,那就是军阀混战有向三国鼎立发展的一个总趋势,这个趋势的形成就是赤壁之战。

赤壁之战,曹操败北,荆、吴势力加强,但并未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曹操的失败并不是土崩瓦解,也不是一蹶不振,而只是丧失了一次收复江南的大好时机。刘、孙虽胜,但其合力远远不可与曹操的势力等量齐观。而为什么曹操又不能卷土重来,208年,曹操挥师荆、吴是在中原、华北,东北粗安的情况下进行的,若横扫荆、吴成功,则一统河山的可能性就会出现,然则败北,“北方诚多务”(3)的现象就再度呈现了,“于时韩、马之徒尚狼顾关右,魏武不得安坐郢都以威怀吴会”(4)。在西北,马、韩势强,在华北和东北仍存在反叛和危机,曹操与其操控的汉中央政府的矛盾一直未能得到妥善的解决。

此时的其他割据势力仍有韩遂、马超占据的雍、凉之地,刘璋保守的益州与张鲁盘踞的汉中(益州一郡)。刘璋与张鲁所在为险塞之地,马超、韩遂割据的西北对曹操来讲就是北方最大的威协力量。

赤壁一役,孙权的一亩三分地暂时保住了,刘备迅速夺得荆州大部,军政实力日显强大。鲁肃为了加强荆、吴联盟,又劝孙权借荆州南郡之一部与刘备,孙权也“进妹固好”,(5)系縻刘备,恐为祸患。这当然是孙权保守江东的举措和策略。也可说明荆、吴关系在当时较为亲善。

刘备虽然有了自己的地盘、人众和财富,而荆州是四衢之地,是战略争地,没有险凭,没有依托,与当初弱小时依附刘表的情况也是不同的,过去虽则是依附,而自己却仅有军队,其给养不由已出,也没有承担民政事务的责任,而且可出灵活转移。现在则要保境理民,独挡一面,并且需强势发展,开疆拓域。怎样才能发展,向何处开拓,“隆中对策”已明确作了回答,那就是“跨有荆、益”。“跨有荆、益”是否可能,“隆中对策”也作了明析,即荆州“其主不能守”,益州“刘璋黯弱”(6),致使张鲁盘据于汉中也不能臣服。那么将军你不可错失天赐良机,应当尽快地“跨有荆、益”,则天下三分的局面就会出现,进而待“天下有变”(7)时,两路钳击中原,以期复兴汉室。

荆、吴这边,一个在巩固地盘,一个在奋力发展。曹操方面则既要加强对中央政权的操控,又要应对西北方面的威协,还要防止荆、吴势力的扩张,处在四面按压的状况,哪一个方面都不能出纰漏。

211年,刘备开始取蜀,适逢益州别驾张松与法正黯结刘备,劝说刘璋迎刘备以拒张鲁,这不但应了“刘璋黯弱”的时论,而且给刘备创造了顺势取蜀的极好机遇,弥补了强攻益州兵将不足的缺陷。正于此时,马超、韩遂却在关中掀起了反操狂飚,直接杀向了潼关,在渭水与黄河之间与曹军展开了激战,使操几危,战争的惊险状况在《三国志·魏书》的诸多传纪中都以大量篇幅给予描述。曹操曾说:“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8),后来虽然曹操采纳了谋臣贾詡的建议,离间和分化了西谅诸军,迫使马超退出关中,然苏伯又在河间反了。《三国志》没有重笔描写镇压苏伯之事,但从曹操追马超于安定时得知此信息后舍马超而去镇压反叛的果断状态看,这比消灭马超,放弃西凉更为重要。

这时,曹操和刘备都非常繁忙,刘备忙于取蜀,时机很好,一是时势所迫,一是内应得力。既已入川,就不能退出,也不能听命于刘璋,当刘璋省悟之时已为之晚,尽管这样,刘备也花了三、四年的功夫才得以进围成都。中途,内应张松受戮,军师庞统殒没,这种变故使刘备不得不几乎抽空荆州的实力来补充取益州的进取力量。

在刘备进川的同时,马超、韩遂在关中陡然起事,与曹操进行正面战争,结局虽然是马、韩失败了,但曹操却忙于应对这一突发事件,而且持续时间很长,马超在西北这块广袤而复杂的地区与曹操的著名战将许禇,张郃、曹仁、徐晃、夏侯渊、杨阜等长期周旋,牵制了整个西北战场的曹军。曹操不能控制西北,就很难靠近汉中,进而消灭刘备,恰是因为马超的掺和,客观上支持了刘备取蜀的行动,也为马超后来归蜀争取了主动,马超与曹军正面作战的时间与刘备取蜀的时间是一致的,而马超败走汉中转投刘备之时又值刘备围攻成都的坎上,当马超兵到,刘璋感到了畏惧,举城投降,这样,刘备就和平接管了成都。

曹操赶走了马超,刘备收降了刘璋,汉末混战割据的局面基本结束,三分鼎立的趋向更加清析,这一年是214年。盘据在汉中的张鲁就是曹、刘争夺的对象,这就是汉中战役即将拉开帷幕的时局变化情况。

三、战役的部署与序幕

军阀混战时,战争的重心在中原地区,这里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地区,其争夺的目标都是为了控制中央政府,以号令天下,以征服诸侯,以统一河山,以施政中国。

马超丧失地盘,刘备取下西川。张鲁何去何从,汉中该谁所有,这是摆在曹、刘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当此时刻,孙权觉着利益发展不平衡,趁火打劫,偷袭了荆州三郡,这就扼制了刘备前行的脚步,而为曹操捷足先登取汉中创造了条件。刘备也曾派黄权迎张鲁,但晚了一步,张鲁投降了曹操。

刘备从中原逐鹿,东依西附到寄寓荆州,再到败走夏口,一直处于危难之中。在背水一战的赤壁战役后,开始有了新的起色,而且日渐强盛,前所未有,夺荆取益又使其兴旺发达,可以说是其折而不挠的奋斗结果,而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其盟帮暗谋湧动,阴计萌生,在刘备刚刚取得西川之时,却在所院放一把火,偷袭了荆州三郡,这对刘备来讲,无疑是背信弃义。于是,刘备率五万大军下公安,欲与孙权较之高下,但当得知曹操降张鲁,取汉中的信息后,却与孙权达成了妥协,愿以三郡相与,理智战胜了冲动,是什么原因呢?大概与汉中关系密切。

曹操征汉中与刘备派黄权迎张鲁,都在215年,孙权袭荆州三郡与刘备下公安也在这一年。矛盾的焦点,一在益州的汉中郡,一在荆州的三郡,这两个焦点的变化及各势力的较量,演绎了三国纷争的势变。何为三国纷争?这就是三国纷争的典型事件,而此时三国尚未确立。对于三国鼎立的情势,刘备集团有较明确的概念,曹操不但明析,而且要利用一切有利条件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出现,孙权则是以自身利益而不顾盟友,左右摇摆。按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的论调就是“看风使舵”,易中天认为是“审时度势”。尽管易中天对“审时度势”的理解为“看风使舵”,然“看风使舵”却道出了孙吴政权存在的实质。

“汉中战役”是否存在,“汉中战役”对抗的双方是哪些集团,它是如何展开的,其特性又是怎样表现的,这不能不根据时事的发展来探讨。

刘备取汉中是蓄谋已久的。早在207年,刘备与诸葛亮会晤时,诸葛亮在”隆中对策“中就有四次示意:“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汉高祖是被项羽分封到汉中当王的,辖巴、蜀、汉中,并且都南郑,也就是现在的汉中市区,刘邦就是从这里走出去建立大汉王朝的。“刘璋暗弱,张鲁在北”,张鲁因刘璋暗弱而能盘踞汉中。“若跨有荆、益”,益州含汉中。“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9),出秦川不走汉中又从哪里好去呢?既然汉中这么重要,“隆中对策”却没从字面上提汉中;就是因为汉中在当时不能提,提就会引起关注,就会于已不利,因汉中与益州、与汉王朝及本集团的前景因素有关,是极其重要的。而时局的发展与汉中的归属又是深不可测的事情,因为当时刘备无有寸土,只是一个设想而已,这个设想能否实现,尚是一个未知数,暗含与现实的矛盾不能明喻,这就是“汉中战役”的深邃奥密在当时是不可能宣示的地方。

当时局发展到曹操统一了北方,刘备取下了西川,汉中的归属问题就是很重要的了。从曹操取汉中的过程看,由捷足先登到下令撤军,再到坚决拿下,有一个思想波动,这不但表现在给养供应与人困马乏,而且与地理条件和人文因素关系密切。

曹操伐张鲁,这是必然的,只有取得张鲁地盘,才有可能与刘备交战。刘备夺汉中,也是坚决的,只有夺得汉中才能保全益州,才能出秦川与曹操争衡天下。

当曹操率领大军翻山越岭来到这个神密而难以驾驭的汉中时,“既至汉中,山峻难登,军食颇乏。太祖曰:‘此妖妄之国耳,何能为有无?吾军少食,不如速还’”。(10)这段话有几层意思:1、山高路险,行军艰难。2、人文条件差,主要是张鲁行教于此,也就是“妖妄之国”,民俗殊异。3、军需难供,困难重重。4、综合以上因素,此地不能久留,应迅速离开。此令一出,其主薄刘晔提出异议,说:“不如致攻”(11),此议被曹操采纳,张鲁不堪一击,很快溃退并速降。

从曹操取汉中的动机与效果看,不愧为敏锐的军事战略家,虽然他对汉中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却没有固执已见,得到汉中后,其获利非常丰厚。第一,扫除了与刘备交战的最后障碍。第二,清理了一个蛊惑民夷的异教政权。第三,缴获了张鲁搜刮来的大量民膏民脂,这对战争是非常有利的。第四,掳迁了大量汉中人口。曹操抓住了这次战机,赢得了重大胜利。

在此大好形势下,刘晔、司马懿双双献计,建议趁势取蜀,一举灭刘,讲得是头头是道,振振有词,但是曹操却没有按他们的意志办事,这又是为什么?曹操是一个运筹演谋的人,尽管谋臣们的建议时常存在道理,但在取蜀问题上缺乏了战略的高度,其原因有三:1、取蜀不比取汉中,军从北来,深入山险,而山地作战经验不足,给养又难以供给。2、刘备取蜀用了三、四年,取得了山区作战的经验,士气旺盛,若两军接战,北军难以速胜。3、张鲁与刘备的实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张鲁是刘焉的下属,在刘璋世,刘璋杀鲁母,结怨而互不能克。张松、法正利用了两家的矛盾而建议刘璋引进刘备剿张鲁,其实质是投靠刘备以取替黯弱无能的刘璋。刘备有荆州和刚刚取下的益州作后盾,有一统的谋臣战将,有天下的许多精英人才,有雄心壮志,这些都是张鲁不可比拟的。

曹操取下汉中后,不能采信谋臣意见,也是周密思谋过各种利弊关系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不能用国之将帅祭奠巴山蜀水,若强攻刘备,其胜败难料,如赤壁之役不能重演一样。但曹操不是没有预案的,既然取下汉中,就要充分利用这里的各种战争资源,这些条件怎样才能利用的好,曹操非常机敏,他做出了这样几个决策:1、掳略汉中人口,以充实关中及洛、邺。曹操对汉中人口有过两次大迁徙,约有二十万左右。2、将汉中郡一分为三:“分汉中之安阳、西城为西城郡,置太守;分锡、上庸郡,置都尉”(12),仅将与蜀地接壤的部分仍为汉中。3、留精锐部队驻防汉中,派得力干将夏侯渊、张郃、徐晃、杜袭、郭淮等守备,这是一个非常强硬的军事集团,既可以应对刘备北上,又在必要时能够蚕食巴、蜀,袭击刘备。从以上三个方面的部署情况来看,曹操征降张鲁后,是把汉中当作针对刘蜀的军事要塞来对待的。

刘晔、司马懿趁势取蜀的建议,曹操不采纳,是因为取蜀条件尚不成熟。若用其谋,势必造成在蜀汉山险之地与刘备进行决战的态势,一旦开战,必须速胜。此时曹军并没有速胜的把握,深入西川,短兵相接,很难撤出,宫廷或北方有事,加之东吴防线一旦溃败,则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这就是一个军事谋略家能够站在更高层面上来面对现实。而其机谋的深邃程度在当时是不可泄露,也是不被司马懿、刘晔层面的人所理解的。这就是曹操既要与刘备进行正面战争,又不能在山险之地与刘备进行决战的时局因素。

汉中是益州的重要组成部分,刘焉为益州牧时派张鲁袭杀汉中太守苏固,杀害汉使,断绝与汉王朝往来,形成自守之国,到刘璋世,汉中被张鲁分割,现又被曹操占据。刘备应当怎样应对这种现实,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对汉中进行强攻,是有原因的,他必须处理好两个方面的关系,首先就是取蜀要治蜀,接收刘璋政权,处理客主矛盾,建立政府机构,使荆、益势态融合是最紧要的事。他“迁降主刘璋于公安,尽归其财物及所佩振威将军印授。(13)”合理安排政府工作人员,对刘璋故旧中的忠臣和被刘璋政权排挤的优秀人士进行了有机组合。不避亲疏,不计仇怨,按才录用,使“有志之士,无不竞劝”(14)。第二,保卫根据地,在取得益州之前,荆州是根本,是命脉。孙权知刘备取了西川,心理很不平衡,他要强夺刘备地盘,趁荆州防务空虚之际,偷袭了荆州三郡,刘备当然不能容忍。有本事,你从曹操手里取,何则不仁不义起内哄。于是刘备率五万大军下公安,当得知曹操降张鲁,占领汉中的信息后,遂与孙权达成了割让三郡的协议,这说明对刘备来讲,汉中比荆州三郡更为重要。曹操得到汉中,直接威协刘备刚刚取下的益州,若再次丢失,则自己又会局限于荆州之地而有被吞噬的可能,然划拨荆州三郡后,自己仍然保有荆州之一部,此时益州于刘备更为重要,但汉中更是益州的必备地盘,曹操占汉中极大地威协着西川,正如在“汉中战役”时杨洪所说:“汉中乃益州咽喉,若无汉中则无蜀矣。(15)”那么,刘备应在什么时候取汉中,其胜算有多少?

四、胜败有凭

曹操取汉中,是时局造成的一种必然,“挟天子而令诸侯”(16)的有利条件,加之超越的文韬武略,使其一统河山的壮志有实现的基础。破袁绍,灭袁术,征乌桓,下荆楚,逐马超,降张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民不分东西,地不分南北,都是不能放弃的。形势使其捷足先登取了汉中,然巩固却是很费精神、很棘手的一个问题,既不能趁势攻蜀,又不能拱手让出汉中,那么就得严密布防,强化守备。

汉中之于刘备却不同于曹操,它对于“隆中对策”中三分天下的理论具有支撑点的作用,而且必须是刘备所有,否则,不但由刘蜀一统天下的可能性不能成立,并且三分天下而据其一也是空中楼阁。因此,在赤壁战后,刘备在努力向这个目标奋斗。当时局达到面对汉中,剑拔弩张而对峙的情形,何时开战,结局如何,其双方都在演谋,都在策划,僵持有年,攻守在即。

217年,曹操的汉中守备军团向刘蜀开了第一枪。大将张郃南侵巴郡,被刘备得力干将张飞迎面痛击,捷报动人,张郃仅以十余人脱险,这个胜利大大地鼓舞了蜀军士气,于是蜀取汉中之舆论高涨,取汉中之时机成熟。法正、黄权等慷慨陈词,刘备、诸葛亮作出决断,在218年,汉中主战役正式打响。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因素的限制,曹军在此役中的守势已定位。对于汉中战役,双方都是作了充分准备的,而各自备战的情形与占据的条件是不尽相同的,曹操征降张鲁后,即部署汉中的守备,他及直属部队迅速撤离了汉中,留夏侯渊、张郃、徐晃、杜袭、郭淮等西北军驻防汉中。“(张)既说太祖拨汉中民数万户以实长安及三辅(17)”。其后,“太祖还,拜(杜)袭驸马都尉,留督汉中军事,绥怀开导,百姓自乐出徒洛、邺都八万余口(18)”。又“分汉中之安阳、西城为西城郡,置太守;分锡、上庸郡,置都尉”,基本搞空了汉中居民,分割了汉中领地,把现实的汉中设置为一个军争要塞,以重兵守圉。

刘备取蜀后,没有及时征战汉中,是因为腾不出手脚,而当其发动进攻汉中时,其优势条件明显高于曹军,这些优势条件表现为:1、地利,汉中本属益州,汉中多山水,山川相间与蜀自然地理情形相似,其作战方式熟悉,刘备集团已有丰富的经验,其优势明显,但地理条件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然刘备尚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必胜条件,这就是:2、和东吴紧张的利益关系得到了缓解,暂时未有后顾之忧。既使在217年孙权称臣于曹魏,再起祸端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样刘备可以集中精力、兵力于汉中。3、益州政权的合理建立,荆、益集团的和谐融洽,是这次战役胜利的政治基础。4、刘蜀政权从无到有,地盘从小到大,从荆州到益州,积极进取,节节胜利,空前兴盛,进取情绪高涨。5、蜀之谋臣战将的总量虽然不侔曹魏,但比之曹操留在汉中的守备力量是大大超越的,况且刘备本身就是身先士卒、不避矢石、身经百战的将军。6、刘备举众而来,举国之力,从气势上已经压倒了曹操的汉中守备集团。在这种志在必得的情况下,既使后来曹操举众而至争汉中,也是无济于事的。

五、结局及意义

“汉中战役”的结局是刘胜曹败。218年,汉中战役正式打响,双方都非常看重这次战役,战役在锋芒相顶的环境下进行。对于汉中,一个坚决保卫,一个志在必得。曹军虽强悍,刘军更胜算。虽然曹之西北军不禁刘之将帅,但其后盾坚强,在夏侯授首后,曹操举众而来,驰援汉中,对于曹操大军压境的时局,刘备这样说:“虽曹公亲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19)”

战争在汉中相持连年,219年春,曹军的防线被突破,刘备烧张郃围鹿角,张郃抵敌不住,主帅夏侯渊分兵助张郃,刘备却南渡沔水,抢占了定军山至高点,夏侯渊此时陈脚已乱,回兵企图夺回定军山,被乘高而下的蜀汉老将黄忠所杀。曹操所置益州刺史赵颙也在此役中填了沟壑。张郃聚敛残兵败军负隅顽抗,曹操知汉中危急,又一次率大军来到汉中与刘备进行较量,终因败局不可挽回,不得不导引诸军出汉中,这是主战场的情况。而刘备的偏师陈式控扼的咽喉要道马鸣阁道被徐晃所袭,曹大军由此撤出汉中,这是219年夏5月。

曹操二争汉中,第一次掳人削地抢财物,取得了完胜。第二次则损兵折将丢地盘,大败而归,何则,时势异也。曹军在汉中战役的失败,是其继赤壁战役之后与刘备交战的又一次惨痛结局,使其一统河山的壮志彻底灰飞烟灭。次年,曹操结束了其叱咤风云的生命旅程。

“汉中战役”的特点与三大战役不同,首先,三大战役是以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为战役胜负的标志,战役前后,交战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发生了转化。汉中战役则主要是以汉中这块地盘的归属为胜负的凭据。其次,汉中战役交战双方都是有预案的。曹操征降张鲁后即精心策划了汉中的守备,根据地域特征进行了严密布署。刘备的谋主诸葛亮在207年就将汉中设计为自己的辖区。曹操保汉中,尽心竭力,刘备取汉中,谋胜一筹。第三,由于双方都对这次战役做了充分的准备,相互知情,故而战役持续时间长,攻与守都非常艰难,胜负转化慢。第四,战役的发动进攻者胜券在握,以逸待劳者丢失了地盘。第五,战役投入相对强者胜。刘备的势能远不能与曹操相比,但由于秦岭的阻隔,曹操设在汉中的军事力量与刘备施加于汉中的实力略显不如,正如法正所预言:“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之(20)。”“汉中战役”对曹操来讲是一次艰难的保卫战,对刘备来讲是一次强硬的攻坚战。

这次战役对双方都有重要意义,故而双方都是极其投入的。218年,刘备发动进攻汉中时,曹操大军也在向汉中方向集结,“秋七月,遂西征刘备。九月,至长安”。219年春,夏侯渊被杀,“三月,王自长安出斜谷,军遮要以临汉中,遂至阳平(21)。”若曹军在“汉中战役”中取得胜利,那么,就意味着刘备的有生力量得以消耗,曹操设在汉中的军事基地得到巩固,进而灭蜀的前题条件很快就会发生。然而刘备胜利了,并驱逐曹军出了汉中,正如法正所说:“克之之日,广农积谷,观衅伺隙,上可以倾覆寇敌,尊奖王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22)。”这是刘备取汉中的意义。

“汉中战役”结局的价值在于:1、诸葛亮“隆中对策”中建议刘备“跨有荆、益”的设想得以实现,三分鼎立的局面得到确立,完成了从军阀混战至三分天下这一历史过程。2、巩固了刘蜀政权。汉中之于刘蜀政权的重要性如杨洪所说:“无有汉中则无蜀矣”。刘蜀政权的建立与巩固是三国鼎立的决定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又促进了三国鼎立。3、是由乱到治的一个转折点,为历史再一次统一创造条件。219年刘备得到汉中至263年蜀亡的45年,是三国真正鼎立时期,这一时期,尽管战争没有休止,但谁也没有吃掉谁,都在努力发展,无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事务等方面都为统一创造着条件。虽然各国治理模式不同,但都有一统的愿望,至于谁来统一,那是另一回事情。鼎立时期,各国广大区域的人民生命财产基本得到了保障。比之军阀混战时人民流离失所,命悬一旦的乱世要好的多,是由乱走向了治,又是由分裂走向统一的一个客观过程。4、揭示了中国古代战争的一般规律。它和三大战役的结局互为表里,共同证明了“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和“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的中国古代军事理论的科学性。三大战役的特点及共性,是在特殊环境下的卓越发挥,而“汉中战役”则是在特殊条件下的正常运行,它与三大战役异曲同工,共同丰富了中国古代战争的历史宝库。忽略了“汉中战役”所代表的战争普遍性的典型意义,而只讲三大战役的特殊,就不能揭示三国近百年的战争面貌,也不能揭示中国古代战争的普遍规律,是片面的。

应当怎样认识“汉中战役”,应当如何解释“汉中战役”的结果,“汉中战役”在三国时的历史地位如何,笔者尚未见到深入探讨的情形。

笔者认为研究三国的战争史,不应忽视“汉中战役”。从战役的设计、策谋、规模、场面等因素参考,它有较高的规格;从战役的部署、特点、结局、意义等方面看,它有较好的军事参考价值。忽视了“汉中战役”,就忽视了三国鼎立的关键战役;忽视了“汉中战役”的结局,也就忽视了刘蜀政权存在的根本。如果汉中战役刘备失败,则刘蜀政权的生存就存在问题,进而导致三国是否存在,倘若没有三国鼎立的历史过程,也就谈不上研究三国的政治、经济、历史与文化了。

 

注释:

(1)《孙子兵法·谋攻篇》

(2)、(6)、(7)、(16)《三国志·诸葛亮传》

(3)《三国志·鲁肃传》

(4)、(8)、(9)《三国志·马超传》

(5)《三国志·孙权传》

(10)、(11)《三国志·刘晔传》

(12)、(21)《三国志·武帝纪》

(13)、(14)、(19)《三国志·先主传》

(15)《三国志·杨洪传》  

(17)《三国志·张既传》

(18)《三国志·杜袭传》

(20)、(22)《三国志·法正传》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