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ggihfg的博客

健康养生

 
 
 

日志

 
 

附子迷  

2012-11-01 20:10:12|  分类: 健康养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华信

  读书数十年,学而思,思而学,渐渐在学术上能“空世俗见”,不被别人牵着脖子走了。这里就只说附子一味中药。

  数百年来医界提到附子可用温阳散寒四字概括,大家没有疑义的。现今中医高校教材说它的功能是:“回阳救逆,补火助阳,散寒止痛。”各种中药辞典也大抵类同,《简明中医辞典》归纳其适应症为:亡阳、脾胃虚寒、肾阳不足、风寒湿痺。显然,理论与临床丝丝入扣,前辈教,后学跟,临床用,温阳散寒就成了附子性能的唯一真理。近时中医界出现了时髦的火神派,以擅用附子为特色,尽管我对火神两字颇“感冒”而不敢苟同外,猜想其宗旨也是立足在附子之效与性大热两点上,以为助火能统领人体生理和逆转病理,于是升起了火神的旗帜,当然这仅是我个人的望文生义罢了。既然附子已成了中医界的学术焦点,对它的抽丝剥茧想是有必要的。

  宋以前国人凡得了急症、重病、大病几乎都用附子为主药,汉代医圣张仲景治心绞痛、“心梗”、急腹症、类风关等俱靠它救治(今书俱在,足可印证),其后附子救死扶伤的奇效成了医界的共识,此珍贵的学验在魏晋、隋唐和宋得到了延续和发展。如果仅如今日温阳散寒的论调并属实的话,请允许我唐突地提一个简单的问题:古代所有重、急症的性质都属“寒”?所以才用附子去散寒;火旺的古人不准生病?突发心绞痛、急腹症无药可救?只能等死?粗粗一想不至于吧!

  其实,宋前古人在附子的认识上比我们深细而周全得多,不同于今日,《神农本草经》指出:(附子)“破症坚积聚、血瘕”,《集注》、《新修本草》俱沿承其说。急转弯出现在金元,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温补派圭臬张洁古摒弃了附子化瘀的古绪,独独称道它的温补:“补助阳气不足”、“去脏腑之沉寒”,由于他是开山的祖始,从此后学弟子亦步亦趋,奉其论为金科玉律,消瘀古旨遂偃旗息鼓。由古本草结合临床看,附子事实上有两大功能:消瘀破积和温阳散寒宋前侧重在消瘀,重、急症病理症结大抵相关在瘀,消瘀则通血络、去坚积,除病为先,火旺者亦莫能外;宋后专主温补,止步在调理上下工夫。白纸业经染黑,归复本白就难。沛然先生常告诫我们,学术上要保持独立人格,切莫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我想附子问题上一个样。

  我是附子迷,关键在于它的效。近治秦皇岛市来沪就诊的王姓女干部,冠心心绞痛多年,胸闷压迫状久治不差,神情萎顿,对治疗已丧失信心。我用仲景法,持附子破瘀消积为主,三剂后压迫消失,胸宇开朗,患者大喜,续方北归。相类病例,俯拾皆是,显然效在消瘀,非散寒所能解释,因想:世俗成法不足训,古绪精思宜延绵。附子用量方面,世芸兄常用卅克,我胆小,从苍师只在4.5克到9克间,已经有效了,未见毒性反应,同时印证了四十年前陈苏生先生对我的鼓励:放心用,不会有问题的。

  附子的真谛,历经数百年的曲解,被隐匿在古碑的苔藓底下,我们今天当精勤不倦,剜苔剔藓,恢复它本来面目,以使之重见天日,造福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