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ggihfg的博客

健康养生

 
 
 

日志

 
 

深海石油开采成本数倍于陆上 中海油技术接近西方  

2012-11-23 10:4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采成本数倍于陆上,钻探技术被西方垄断

 深海石油开发有多难

 本报驻巴西、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颜欢 李珍 本报特约记者 陶短房 本报记者 刘畅

 中国钻井平台相当于45层楼高

 9日中国启用的第六代深水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开钻水域在中国南海水域距香港东南320公里处,开钻井深1500米。“海洋石油981”2008年开工建造,最大作业水深3000米,钻井深度达1万米,平台自重超过3万吨。从船底到井架顶高度为137米,相当于45层楼高。

 际上一般将水深超过300米海域的油气资源定义为深水油气,1500米水深以上称为超深水。“中国海洋石油981”是世界上首次按南海恶劣海况设计的,能抵御200年一遇的台风。“981”还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如首次在船体关键部位系统地安装了传感器监测系统;首次采用了最先进的本质安全型水下防喷器系统,在紧急情况下可自动关闭井口,能有效防止类似墨西哥湾漏油事故的发生。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一位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就“海洋石油981”的技术水平而言,中国和西方国家在深海油田勘探能力上已非常靠近。但在深海钻探经验方面,中国与西方国家差距还很大。目前中国海洋石油工业勘探开发的海上油田水深普遍小于300米,大于300米水深的油气勘探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西方国家起步早、油井多,经验积累丰厚。在研制“海洋石油981”的过程中,中海油技术人员也参照了国际经验,但主体结构和核心技术是中国自主开发的。

深海油田压力是海平面的2000倍

据中海油专家介绍,深海油气勘探的程序是,先派出勘探船给地球做个CT,通过图像波纹判断深海是否有油气资源。然后用钻井平台打作业井,采样本分析含油构造,采集多个样本进行总产量评估,进行成本核算,最后才决定是否开采。

深海油气资源开发的难度和风险很大。据统计,到2006年全球具备深海钻探能力的钻井平台仅有15座,如今也不到40座,难度可想而知。具体来说,油气勘探中如何确定油气储藏的精确位置就是一个难题。随着水深的增加,石油储藏情况更复杂。在开钻前要进行地震信号分析、波场分析、深水储层识别等分析。

深水钻井也将面临很多问题。中国某权威船舶设计所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深海油田的压力是海平面压力的2000倍以上,这导致深海油气温度超过200摄氏度,并充满硫化氢等腐蚀性物质,增加了开采难度。而且将石油从海底输送到海平面需要大量特殊管线,深海钻井平台必须造得十分庞大,否则无法在海面上漂浮。而在浅海开发则没有这些麻烦。

中海油的专家说,深海的环境因素是深海勘探的难点,作业环境水深、风急、浪大,作业船如何保持平稳操作,是重点所在。在台风、巨浪中,必须保持作业平台稳定,让钻杆深入海底,不折断、不弯曲。

如何将深海石油运到陆地也是一个问题。日本从事海洋石油工业勘探开发研究的地质学者森田敏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当深海石油被开采出来后,先由海底石油集输管道、干线管道和附属的增压平台一起,将石油从深海送到海平面附近,然后用运油船或从陆地到海面的管道,将石油运到陆地上。两种方式成本都很高。铺设管道耗资巨大,但可多次使用。船运则要租借大型运油船,每次都花费不菲。

深海钻探对后勤保障也提出很高要求。石油平台可能远在离陆地数百英里外,给工人运送食品、水和工具等物资有很大困难。日本海洋钻探时会让海上自卫队提供后勤以及安全保障。

深海石油开采的成本很高,钻探一口深海油井的成本动辄在1亿美元以上,是陆地同等产能油井成本的3—15倍,一座深水石油平台的造价就高达10亿美元以上,维持成本更是天文数字。一份统计资料显示,只有探明油田总储量超过2亿桶,深海石油勘探才能收回成本。

深海钻井存在的漏油风险也十分巨大。好在过去40年中,海上石油开采技术的进步已大大减少石油泄漏。海床上的自动切断阀、防止地层压力超过井内压力造成井喷的机械装备等技术的采用,降低了漏油风险。

美国深海钻井装置占全球七成

由于深海石油开发难度大、技术含量高,投资密集,这项能力目前主要被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挪威、荷兰等西方发达国家垄断。此外,在新兴经济体中,巴西的深海勘探技术也很先进。美国拥有的深海钻井装置总数占全球70%,英国和挪威钻采平台自给率达80%。深水石油钻探所需要的半潜式和船式钻井平台设计公司主要集中在欧美的公司。

日本地质学者森田敏成说,日本通过深海勘探获取的油气占日本石油总量的比率不高。日本周边海域还未发现较大的有价值油气储藏,因此日本主要致力于海底勘探技术的开发,用高技术和一些具有油气储藏的国家合作开采。目前日本拥有世界上最先近的深海探测船“地球”号,其钻头能向下伸展1万米。此外,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研制的“浦岛”号深海巡航探测器,能够在广阔范围内收集海洋气候数据。

巴西深海油气储量潜力巨大。2011年,巴西平均日产深海石油逾200万桶。巴西深海油气勘探技术先进。巴西近10年来油气勘探成功率很高。2010年,Tupi油气田和pre-sal油气田的打井成功率分别高达100%和87%。而在21世纪初,此数据平均值仅为25%左右。不过,巴西的深海勘探技术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巴西规模最大的pre-sal油气田为例,盐层下的石油蕴藏量十分丰富,但盐层穿孔十分复杂,要通过不稳定的流体和地层,经受苛刻的温度和压力条件,对于钻井技术是极大挑战。另外,深海勘测的风险是不可完全预估的。如2001年巴西石油公司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在大西洋沉没,最后查明原因只是因为一个阀门失效,导致爆炸后平台沉没。即使技术完善,一些潜在风险有时也无法避免。


日媒报道中国东海独自开采石油

     2012年2月1日消息 日本NHK电视台1月31日报道称该电视台工作人员从飞机上对中国东海油气田进行了空中拍摄,称看到开采设施顶端有火焰喷出,并伴随有黑烟。NHK电视台一名长年从事油气开发工作的技术人员称单从开采设施中喷出火焰一事还不能断定是否已进入生产阶段。“但从火焰和黑烟来看,中方应该是在开采设施内对采集到的天然气进行燃烧。中方有可能一直在单独进行开发”。日本媒体就此猜测称,中方或已在东海单独开发油气田,违背中日两国有关协议。中方回应不予理会。

日本单方面将春晓油气田纳入其领土范围

    针对包括“天外天”油气田在内的东海油气田问题,日本政府曾于2008年6月宣布,将与中方协商“共同开发”事宜。然而到了2009年1月,“天外天”油气田周围海面变得混浊不清,“中方涉嫌持续进行单独开发一事日趋表面化”。对此,日本政府曾“抗议”称“此举有违两国的协议",但中方反驳说“开发活动是行使固有主权权利”。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明确表示,日本媒体的相关报道是对中日东海问题原则共识的曲解。“天外天”等油气田位于无争议的中国管辖海域,中方对有关油气田进行开发活动是行使中方固有的主权权利。中日双方原则共识中提到的有待就共同开发继续磋商的“其他海域”,不包括无争议的中方海域,不存在中日双方就上述海域油气田进行共同开发的问题。

 

日本右翼鼓动政府单方面开采东海油气田

   日前,日本海上保安厅一艘测量船进入东海相关海域从事单方面海洋科考,遭到我海监船警告。但日本右翼媒体却撰文称,日方船只在“中日中间线”日本一侧活动,中方发出警告的做法“不合理”;文章还鼓吹日本政府向中方提出“严重抗议”,并单方面开采东海油气田以示“对抗”。

日本《产经新闻》2月21日称,日本海保厅测量船在“日本专属经济区(EEZ)”内遭到中国海监船的“接近”,并受到中方要求停止作业的警告。日方认为,中方的做法“不合理”。日本测量船此次活动的范围在“中日中间线”日本一侧约110公里处,但中方却认为该海域为中国法律规定管辖的海域。

文章称,这已是日本海保测量船第三次被中国船只要求停止调查,前两次是在2010年5月和9月,且日本船只的活动范围均位于“中间线”日方一侧。文章宣称,中方不承认日方主张的“中日中间线”,但日本应当认识到,此次事件是“中方为确保本国利益进行实力展现的一种升级”。

文章还称,日本官房长官20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已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抗议”,但此举只是“形式上的抗议”,并无实质效果。日本政府应立即召见中国驻日大使提出“严重抗议”,商讨具有实效的对抗措施。与此同时,日本应立即对位于“中间线”附近的东海油气田进行单方面开发,以示“对抗”。

《产经新闻》再次对中方开采东海油气田表示“不满”,称围绕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时任日经产相中川昭一已允许日本能源开采企业开发东海油气田,然而中方表示反对。直到2006年,时任经产相二阶俊博因顾及中方态度,至今没有单方面开采。2008年6月,中日双方曾达成“协议”,规定双方将“共同开发”中日“中间线”附近4座油气田中的一座。然而中方却一直“无视”日方的抗议,不断“单独开发”相关油气田。

文章最后称,专属经济区是依据国际法划定的一国海洋权益保护的范围,但近年来中方公务船在“日本专属经济区”内的航行次数不断增加。此外,“中间线”问题也是事关日本国家主权利益和海洋权益的重大问题。面对中方的做法,日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不仅仅应提出“毅然抗议”,更要采取“实效行动”保护日本的国家利益。

围绕“中间线”的说法,中国政府曾多次明确强调,中方在东海划界问题上不承认日方所谓的“中间线”主张。中日之间也不存在划定“中间线”问题。另外,中方曾就“合作开发”东海油气田与日方达成原则共识,但日方事后却将“合作开发”与“共同开发”概念混淆,致使双方曾达成的共识至今难以落实。

针对中国海监船警告日本海保测量船停止作业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0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重申,中方在东海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反对任何一方在东海争议海域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希望中日双方共同努力,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以实际行动维护东海局势稳定和中日关系大局。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