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ggihfg的博客

健康养生

 
 
 

日志

 
 

激素与附子  

2014-04-20 22:26:01|  分类: 火神/三七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七生

有医者以附子与激素相提并论,实冤枉附子也。试为辩之:
激素之激字已足以说明它的本性,说含糊点叫激发,说直白点叫激起,就像用皮鞭指挥战马或奴隶,跑不动了或干不动了,就靠鞭子催促,等最后一点力气用完了,鞭子再抽也爬不起来了。激素最后的效果也是这样,它本身并不提供什么,它就像一道皮鞭所下的指令:爬起来,继续干!
附子与激素有着本质的区别,附子如火种,它本身是发光发热的,重用可破寒积,轻用可生少火,善用之可回阳救逆起死回生。激素只是一味的榨取,就像高高在上的奴隶主,对于奴隶(肾精),除了手中的皮鞭,是不会提供一点帮助的。

 

再论激素与附子

有人认为,附子本质上就是激素。其推理过程如下:“附子既不像黄芪、人参等那样直接补气,又不像鹿茸、枸杞等那样直接补阳,它是扶阳助阳,也就是说,它是在起着间接的作用。……对于人体来说,能够如此显效,起到‘四两拨千斤’作用的是什么呢?是激发、是激活,也就是激素。”

对此约等于的推理过程,大有“言巧似是,其理实违”之感,不容不再作辨别如下:

附子可以被用成激素,但激素不能被用成附子。说附子等于激素是污蔑附子,说激素等于附子是美化激素。附子如忠将,立志驱除鞑虏,还我河山。激素如奸相,只会卖国求荣,割地赔款。志向悬隔,性情迥异,岂可同日而语!何哉?给人钱,与让人卖房子卖地换钱,虽然结果都是得到钱,但对人的影响及其作用的本质又怎能相提并论呢?

激素是把高精微能量转为了低密度物质,让气不能聚成精,而直接化成虚肿的湿土,以此为垃圾储存站暂时储存邪气,有明明没能力却硬充和事老回避问题和稀泥之意。长此以往,阴(精)阳(气)俱损,精髓不得气的补充势必空洞而枯槁,自然会发展为骨坏死及多功能衰竭。骗人贱卖身家,谋财害命,偷天换日,暗中坑人,实属本性坏极!

附子则可以双向转化,一方面可化物质为能量,如果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可供调动,以之为帅是可以战无不胜的:如麻黄附子细辛汤、四逆汤、真武汤的扫荡阴邪。另一方面也可以将剩余的能量转化为物质,聚气为精:如太阳漏汗不止桂枝加附子汤的止汗,少阴精气不足肾气丸的补精益气。进可以攻,退可以收,堪称忠勇无敌!

说附子是激素,实不异于等岳飞之忠勇于秦桧之奸佞也,岂不大谬哉!二者皆不可滥用,然性质仍有不同:滥用激素者实堪称阴损之极!滥用附子者只可谓糊涂之至。以存心不同故也。

附子的双向调节作用于如下方证中有所体现:

1、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此时附子的作用在化少阴凝滞之气以补太阳(向外放),其两尺脉当沉紧。

2、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此时附子的作用在收太阳浮散之气以补少阴(向内收),其两尺脉当浮大而涩。

3、风湿相搏,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小便不利,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甘草附子汤主之:此时附子的作用在化解阴凝阳滞(内收外放同时),其关尺脉当紧而滑。

三种情况的共同点:脉象均为相对有余之象,故稍大量附子可以迅速起到双向转化的调节作用。

简言之,激素的方向是单向的,只能向外。附子的方向是双向的,可以向外,也可以向内。也就是说既可以泻,也可以补,这就是四逆汤与肾气丸的区别。但这两种运用的共同前提是:尚有足够的形气可供转化。然附子终属武将,只可对治邪气,不堪辅佐王道。若阴阳形气俱不足而再用附子,则徒然消耗精气的伤精损气也就不可避免了。

附子是火种,如火柴,能点火但不能持久燃烧。欲令火种不熄,必有柴以继之、油以续之、土以伏之方可,此桂、地、草之为用也。桂得附则燃,地得附則温,草得附则热。火种虽至贱至微之物,无之则纵有合抱之木不能生火取?矣。以激素类但能透支不能?益之物目之,不亦厚诬附子之甚邪?

然,说附子不等于激素并非不承认滥用附子的危害。过用附子造成的虚耗属于壮火食气的范畴,这种虚耗只会令人越来越瘦,是不会虚胖的。用附子似乎没有听说造成虚胖满月脸和骨坏死的,而对于长期大量用激素者这是一种普遍必然的现象。虚胖是在人的精髓尚未枯竭时将精髓转化为低密度血肉的表现,体积变大而密度变小,人像膨化食品一样越来越膨松,而坚固度却越来越差,这是激素的作用。

附子用过了会产生过度燃烧现象,这种燃烧如不及时停止会将身体的精髓迅速化气释放,连低密度的血肉都不会形成就空空如也了。激素只是不断透支精髓用于表层,附子过用则会如火灾般迅速蔓延,其危害的惨烈程度是远非激素缓慢透支可比的。

另外,关于附子的运用,除了组方配伍之外,用量也至为关键。平心而论,大剂量附子的方法已经不能普遍适应于当代的虚人了。当然,在几十年前到十几年前另当别论,那时重用附子的四逆辈回阳之剂是很容易挽狂澜于既倒的。但后来(2004年)的事实不断表明,这种方法已不能广泛适合当代的情况了,因李汉卿前辈小量真武汤适应证的启示,才知道用药(脉阴阳俱小之阴阳俱不足)方向没错而效果不好的原因,往往并不是药量不够大,反而是药量不够小。为求达到有效量,当前需要注意的是,应该不断减量而非无止境的增量了。

附子如火,在炉灶中燃烧是不会造成灾害的,但如果出了炉灶的范围就势必造成火灾吞噬一切。由于不良生活习惯与饮食的影响,现代人炉灶的坚固程度已远远不及过去,固火能力极弱。若没有精确的控火技术,还是离火远点为好,免得遭致引火自焚的灾害。

火种虽至要之物,滥用之亦可成灾,此所以有玩火自焚之警。滥用附子等于玩火自焚,然属用之不当,非火种之过也。

 

附1:激素与附子

发表于 2010-12-1 22:30


有医者以附子与激素相提并论,实冤枉附子也。试为辩之:

激素之激字已足以说明它的本性,说含糊点叫激发,说直白点叫激起,就像用皮鞭指挥战马或奴隶,跑不动了或干不动了,就靠鞭子催促,等最后一点力气用完了,鞭子再抽也爬不起来了。激素最后的效果也是这样,它本身并不提供什么,它就像一道皮鞭所下的指令:爬起来,继续干!

附子与激素有着本质的区别,附子如火种,它本身是发光发热的,重用可破寒积,轻用可生少火,善用之可回阳救逆起死回生。激素只是一味的榨取,就像高高在上的奴隶主,对于奴隶(肾精),除了手中的皮鞭,是不会提供一点帮助的。

 

附2:李汉卿真武汤案

(朱进忠文)

1965年冬,尝治一患者,女,41岁。风湿性心脏病,二尖办狭窄与闭锁不全,心力衰竭2年多,遍用中、西药物治疗不效。查其浮肿尿少,胸腹积水,咳喘短气,不得平卧,心烦,心悸,身热口渴,舌质红绛,苔净,脉细疾促而无力。急邀某医诊治。云:此心肾阴虚。宜加减复脉汤养阴清热。处方:生地15克,麦冬15克,五味子12克,白芍12克,人参15克,阿胶10克,天花粉15克,石斛15克,元参15克。药进1剂,诸证加剧。

不得已,改邀李翰卿先生治之。云:治宜真武汤加减。处方:

附子0.6克,人参0.4克,茯苓1克,白术0.6克,白芍0.6克,杏仁0.3克。

服药2剂后,诸证大减,尿多肿减,呼吸微平。此时患者家属睹见所用之药剂量既小,药味又少。乃怒斥我云:如此危重之疾,竟予些许小药,岂能治病!不得已,乃以原方10倍量为方予之,服药2剂,诸证加剧,家属亦慌恐备至。

急求李翰卿先生再治,云:原方原量可也,不必改动。余遵嘱,再处:

附子0.6克,人参0.4克,茯苓1克,白术0.6克,白芍0.6克,杏仁0.3克。

药后诸证果减,患者家属云:余只知重剂能挽危重证,实误也。

:此真武汤实为附子汤加杏仁,非真武汤原方也。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